您现在的位置迅雷新闻首页 >>军事新闻>>正文

“兩站一室”真正成為官兵的“心靈驛站”

【曹云金转账500万】

官兵不滿意,黨委就改進。“兩站一室”再次搬家:政治工作部把朝南的會議室讓給心理服務站,日常會議改在黨委會議室召開;一位機關部門領導主動讓出朝南的房間,隔壁的影音工作組也騰出房間。整個搬家過程用時不到一天。

“兩站一室”重新掛牌運行,來往官兵絡繹不絕。但旅黨委對此事的思考卻未停止:重建為兵服務工程,緣何一波三折?歸根結底是機關沒有精準對接基層官兵需求,才會陷入被動的局面。若是在籌建前就廣泛征求官兵意見,還會出現後來的一系列情況嗎?

把好事辦好,官兵才能叫好。記者前往採訪發現,正課時間剛結束,發射一營下士楊俊龍就來到心理服務站,躺上按摩椅聽著舒緩的音樂,卸去一身的疲憊。據悉,截至目前,該旅共處理官兵棘手問題72起、協助解決軍人軍屬各類法律糾紛9件、開展心理疏導10餘次,“兩站一室”真正成為官兵的“心靈驛站”。(肖雲艦 徐國豪 記者 田亮)

很快,“兩站一室”就在機關辦公樓3樓掛牌啟用。但沒過幾天,新的問題又來了,來“兩站一室”的官兵寥寥無幾,為兵服務工程成了“擺設”。緣何如此?百思不得其解的孫旭來到發射一營調研瞭解到:原來,戰士們普遍感覺“兩站一室”和旅首長辦公室位於同一樓層,來來回回不方便;而且心理服務站設置在朝北的房間,光線偏暗,內心怎麼也“陽光”不起來……

沒想到,這個“考慮周詳”的方案呈報上去,卻遭到旅領導質疑:“兩站一室”的維護、管理等日常事務繁雜,來來往往人員眾多,如果建在基層單位,勢必影響基層正常秩序、牽扯官兵精力。好端端的為兵服務工程,可不能一邊辦好事、一邊扔“包袱”。

“‘兩站一室’由法律服務站、心理服務站、官兵說事室組成,被官兵親切地稱作‘心靈驛站’,深受官兵喜愛。”孫旭介紹說,旅隊移防新營區後,為保證為兵服務不斷線,“兩站一室”重建項目被第一時間提上日程,可誰也沒想到,重建之路卻一波三折——

為此,該旅舉一反三,打出一套“組合拳”:建立“群眾監督員”機制,接受官兵評議,確保服務基層不使“偏勁”;定期組織政策宣講,在強軍網開闢公告專欄,拓寬基層知情渠道;結合下連當兵和蹲點調研等時機,對機關辦實事活動進行“回頭看”,嚴防出現“半拉子工程”。

“總算沒把好事辦成‘壞事’,以後可得多站在基層官兵的角度考慮問題。”初夏時節,眼瞅著“兩站一室”人氣日益高漲,火箭軍某旅保衛科科長孫旭長舒了一口氣,懸在他心頭的大石頭終於落了地。

起初,考慮到機關辦公樓房間緊張,孫旭與科里的幹事幾經商議,並與通信營領導溝通協調,擬將項目選址定在通信營。理由很充分:通信營與機關同屬一個院落,剛好又有空餘房間。

基於這個考慮,旅黨委研究決定,整合機關業務科室,騰出3間辦公室給“兩站一室”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