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迅雷新闻首页 >>国内新闻>>正文

有限公司关联-精功科技与精功集团及其关联方发生关联交易金额为1.07亿元

【91岁被列扫黑嫌犯】

根據精功集團此前公告,由於宏觀去杠桿等原因,精功集團資金出現流動性困難,導致到期日為7月15日的2018年度第三期超短期融資券(債券簡稱:18精功SCP003)未能按期足額償付本息,構成實質性違約。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目前,精功集團持有的包括精工鋼構、精功科技、會稽山三家上市公司在內的多家企業股票,均已出現質押及凍結的狀況,後續公司將如何籌措資金?7月19日,記者致電精功集團多個公開電話,但始終無人接聽。面臨百億到期債務

精功科技公告稱,截至7月15日公告披露日,除為客戶通過精功集團關聯方上海金聚融資租賃有限公司辦理融資租賃擔保餘額4160.07萬元、通過精功集團關聯方浙江匯金融資租賃有限公司辦理融資租賃擔保餘額2815.82萬元外,上市公司與精功集團及其關聯方之間不存在其他擔保或違規擔保等情形。

大公國際在其報告中表示,2019年1月以來,精工集團出現流動性緊張,短期內需償付的10億元“18精功SCP003”和3億元“18精功SCP004”無明確償債來源。

據會稽山公告,2018年度,會稽山與精功集團及其關聯方發生日常關聯交易金額為3809.01萬元;2019年1月1日至7月16日,會稽山與精功集團及其關聯方發生關聯交易金額為1.03億元,應收精功集團及關聯方款項為10.81萬元,應付精功集團及關聯方款項為567.71萬元。(以上2019年期間數據未經審計)

面臨如此巨額的債務,精功集團公告表示,將積極通過多途徑籌措資金,並加強自身經營,抓緊擬定化解上述違約債務的方案。據悉,7月31日,精功集團將召開2017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據2019年度第一次持有人會議。

公開信息顯示,“18精功SCP003”的發行總額為10億元,債券期限為270天,本計息期債券利率7.00%,本期應償付本息金額約為10.52億元。

而據精工鋼構公告,其未給精功集團及其下屬企業提供任何形式的擔保,且其與精功集團關聯交易較少,主要系向會稽山採購黃酒和精功科技採購設備及提供建築服務,2018年累計發生額不到4200萬元。

大公國際評論稱,精功集團流動性緊張,精功集團主要子公司股權由於債務糾紛被法院凍結及輪候凍結,存在失去對子公司控制權的風險。同時,精功集團已發生多筆欠息、關註類貸款和墊款,償債能力大幅下降。

7月19日,精功科技和會稽山相繼公告稱,控股股東精功集團及實控人金良順收到浙江監管局下發的《關於對精功集團有限公司、金良順採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決定》。

上述接近政府的人士對記者表示,目前精功集團的流動性危機嚴重,不排除會捨棄部分資產。《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註意到,精功科技、會稽山和精工鋼構此前就紛紛發佈公告披露精功集團相關信息。

此外,在3月17日召開的董事會會議上,會稽山以9800萬元的現金支付方式受讓了控股股東精功集團的全資子公司浙江精功控股有限公司所持有的浙江精功農業發展有限公司100%股權。

2019年以來,屢次被傳存在資金流動性問題的精功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精功集團)近日迎來巨額債務爆發。

警示函顯示,一方面,截至目前,精功集團未在規定時間內披露2018年年度報告,金良順對此應承擔主要責任;另一方面,精功集團將5.57億元募集資金轉給他人使用,目前已經轉回。據此,浙江監管局決定對精功集團及金良順分別予以警示,並記入證券期貨市場誠信檔案。

記者註意到,截至目前,精功集團持有精功科技、會稽山和精工鋼構股份占各自總股本的比例分別為31.16%、32.97%和16.86%,累計質押股份占其持有公司總股本比例分別為99.99%、100%和99.93%。精功集團持有精功科技、會稽山的股份全部被司法凍結及輪候凍結。此外,精功集團所持有的紹興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浙江產權交易所有限公司、上海上實金融服務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精工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等股權均處於質押狀態。啟信寶數據顯示,自2019年以來,精功集團七次遭各地法院股權凍結。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註意到,精功鋼構表示,對於精功集團存在的資金流動性問題,紹興市政府、柯橋區委區政府、上市公司註冊地安徽六安市委市政府於2019年4月分別組織當地銀保監會及與精工鋼構有合作關係的銀行召開銀企協調會。在會上,兩地黨委政府均表示,要正確區分精功集團的風險範圍,防止精功集團的流動性困難影響到精工控股和精工鋼構。

值得一提的是,據新浪財經報道,在債務違約前,精功集團曾向各方求助,相關部門已為其協調補充了超40億元的流動性。但就在違約前一周,上述事項協調失敗。就此,《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試圖咨詢精功集團所在的紹興柯橋區政府相關部門對精功集團債務危機一事是否有所動作,不過未能得到回應。一名接近政府和精功集團的相關人士向記者表示,目前政府層面始終在協調“牽線”,但暫時不會直接參与。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瞭解到,截至7月16日,精功集團及合併範圍內子公司到期未清償債務達到21.07億元。自2018年12月以來,公司已兌付各類債券本息合計36億元,此外,2019年即將到期債務仍高達近60億元。

不僅是大公國際,興業研究信用評價委員會(以下簡稱興業研究)也發文稱,精功集團主營業務較為分散,涉及多個行業。公司短期償債壓力巨大,2019年到期的短期借款約100億元,現有存續期債券2019年到期合計59.4億元,進而引發後續債務糾紛導致公司所持上市公司股權遭凍結。

2018年度,精功科技與精功集團及其關聯方發生關聯交易金額為3378.22萬元;2019年1月1日至7月16日,精功科技與精功集團及其關聯方發生關聯交易金額為1.07億元,應收精功集團及其關聯方款項合計為1.55億元,應付精功集團及其關聯方款項合計為1648.08萬元。(以上2019年期間數據未經審計)

精功集團方面表示,正在通過多種途徑積極籌措資金,並加強自身經營,努力通過自身經營性現金流償付本期債券本息,同時努力保障後續債務到期償付。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註意到,隨著債券逾期問題發酵,大公國際資信評估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公國際)在7月15日將精工集團主體信用等級調整為AA-,評級展望調整為負面,僅1天后,又將其信用等級調整為C。中證鵬元也將精功集團主體長期信用等級由AA+下調為C。

2018年12月10日,興業研究將精功集團評級從4/穩定下調至4-/穩定,之後於2019年4月9日進一步將該主體評級下調至5/穩定。興業研究還表示,相較於公司違約的後續進展,更關心公司的違約是否會對關聯發債主體精工控股和精工鋼構信用資質產生影響。

截至4月17日,精功集團本部已存在合計52.82萬元的欠息未結清,合計2.45億元的未結清關註類貸款、關註類銀行承兌匯票、關註類信用證和墊款。合計5.35億元的已結清墊款,此外還包括已結清26筆關註類貸款、1筆關註類票據貼現和1筆關註類信用證。對外擔保餘額合計38.22億元,其中不良和關註類餘額為4.81億元。

旗下資產現狀各異公開資料顯示,精功集團始創於1968年,由紹興精匯投資有限公司及金良順、方朝陽等23位自然人共同持股,金良順直接和間接持有精功集團31.43%的股權,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實際控制人。

以三家上市公司為首,精功集團旗下產業包括鋼結構建築、裝備製造、紹興黃酒、新材料、通用航空五大主導產業和大數據等,曾一度入選“中國民營500強企業”。其最新發佈的財務報表顯示,截至2018年9月30日,精功集團合併計算的總資產規模高達541.02億元,負債規模也高達365.5億元,總資產負債率達67.55%。